機構設計的經驗分享-2
 
IC貼牌客戶的手機必須通過客戶的測試,過去測試設備並不齊全,機構工程師必須自己設法補強。」為了順利通過客戶端所進行的測試,機構工程師採取比一般更嚴格的測試標準,H.W.與同事們「還曾經站到桌子上,往上跳起,再鬆手讓手機落下,或像丟棒球一樣,把手機對著牆壁摔,用各種方法讓手機受盡『折磨』。」

H.W.
所負責的手機可以直接摔到地上,但是Chris所負責的投影機單價昂貴,必須活用落下測試的方法,避免在測試過程中損壞整台機器可能付出的高額成本,「投影機造價高,在進行落下測試前,機構工程師會先進行評估,將昂貴、不影響測試準確性的零組件先取出,初步測試完成後再做最後的測試。」

數位相機主要的測試項目大致可分為功能性與機構性兩大類,前者包括解析度、色彩飽和度與銳利度、省電性、與拍照速度等,後者包括可靠度與相機的結實度。CD-ROM的機構設計則首重整合後產品功能是否能正常運作,為了消費者的安全起見,也為了讓消費者留下美好的使用經驗,完整的測試項目是最重要的關鍵。

創新,生命會自己尋找出路

機構,如果你因為它聽起來生硬就以為它沒有創新的空間,那麼,機構工程師們的實際行為表現馬上可以證明你是錯的。

「創新不一定要抽象,也不一定要深奧,解決問題其實就是一種創新的過程。」CP相信專利可以從小地方做起,「多思考、多問『為什麼?』、看看別人的做法、回顧自己的經驗,工作不能只是埋頭苦幹,也要懂得思考。」

要創新,就不能有“me too”的想法,把創新當作一種態度,接受新的觀念、新的想法、與新的點子。手機的機構設計在工業設計完成後開始進行,H.W.與機構設計同仁時常看見工業設計中心在產品設計上一些奇特的想法,「這些創新的點子其實並不一定要有艱深的技術才能實現,拿到ID設計圖時,不能只是因為過去從來沒有人做過,就否定它的可行性。」

習慣去想一些新的點子,「就像生命會自己尋找出路,困難也一定會有解決的方法,只是現在我們還沒想到。」Chris與同仁時常用這句話勉勵自己,「隨時將相反(reverse)、轉移(transfer)、合併(combine)、改變方向(change direction)、延伸(extend)、減少(reduce)等六個創新法則拿出來檢視,把生活上的點點滴滴融入設計裡,簡單的一個移除或重新排列的動作都可能得到意想不到的效果。」

以投影機為例,機構設計的創新可以從系統架構與材料選擇兩方面著手。投影機在運轉的過程中會產生噪音,機構工程師必須設法將噪音減到最低,「不一定要有大幅度的機構設計變動才能有改善的效果,有時候小小的改變也可能獲得很大的突破。」Chris表示,風扇是噪音的主要來源,目前機構工程師正設法尋找具有散熱功能,又能不製造噪音的替代方案,。

參考別人的設計與經驗,也能汲取創新的泉源。影存事業群儲存事業部成立於1994年,直到19981999年之際CD-ROM才開始由同仁負責完整的機構設計,為了讓機構設計有更多的變化與可能性,CP與機構工程師們時常拆解競爭廠商的產品,參考別人設計與思考的過程,「跨入消費性電子領域後,面對新的、過去毫無設計經驗的產品,工程師們更要懂得去學習、參考他人的經驗,減少錯誤的發生。」

同樣的方法,也應用在數位相機的機構設計上,「在拆解的過程中往往會產生新的想法,創新最快的方法是觀摩其他人的做法,再將這些概念重新轉化成設計理念。」除了功能與可靠度這兩種結構上的考量外,Vincent也會在操作介面上動腦筋,構思新的創意。

「『這樣的產品怎麼賣得出去?』K.Y.看到我們設計出來的第一台數位相機時,對當時做出來的產品品質非常不滿意。有了第一次的經驗後,第二台數位相機鋁鎂合金的外殼為整體機構的質感加了不少分數,我們的數位相機也從此開始正式問市。」數位相機屬於消費精品,在機構設計上要求的不是壓低價格,而是新技術的應用,Vincent表示,目前數位相機內部共有四片板子,設計出來的產品既要精緻化,也要有質感,機構工程師必須設法找到空隙,發現空間,讓產品符合輕薄短小的市場潮流。

就方法言,Vincent透過觀摩別人的產品、尋找並應用新零件、以及新技術的發展來創新,「拆解世界知名品牌的機器,看看別人如何將各種功能所需要的零組件整齊、乾淨地置入有限的空間,既能從中汲取經驗,也能獲得新的靈感。」以鏡頭這個數位相機的關鍵零組件為例,在目前的市場供需態勢下,屬於賣方市場,買方很難掌握這部分的成本,機構工程師必須設法取得並掌握最新的關鍵零組件,才能跳出賣方市場的侷限。

全球營銷總部副總王文璨(Jerry Wang)觀察CeBIT 2003的產品發展趨勢,發現輕薄短小等流行元素的產品外觀與設計內涵是進軍消費性電子產業的成敗關鍵,就純手機而言,大方向的趨勢也是如此。如何在有限的空間裡達成ID的要求,並做出具有信度的產品,是手機機構工程師面臨的最大的挑戰。縮小體積,L.J.從縮小元件所佔的空間著手,「合併和減少是兩個可行的方法,但是考慮到手機的視訊操作性,體積的縮小還是存在著某種程度的極限。」

真正的創新存在於日常生活中,《國家地理頻道》、《Discovery》等頻道的節目提供許多科技新知與文化藝術知識,Chris相信,把這些平日獲得的涵養帶入設計與工作流程之中,有助於設計的創新。「目前機構工程師仍偏重於設計層面,未來還是要能兼顧研發。」機構工程師,三分之二的精神貢獻在專案上,三分之一留給思考與學習。

品質,設計要進取,驗證要保守

「設計對品質有七成的影響力,品質不該只是品管同仁的責任。」CP直言機構工程師在品質把關上具有舉足輕重的地位,機構設計涉及各種零組件的組裝,零組件與供應商的選擇、制度的建立、機構工程師技術與經驗的累積等,都是影響產品品質的重要因素。

手機採用客製化(customization)元件,對零組件與供應商的品質控管,L.J.有深刻的感受,「目前手機元件的合作廠商以本土供應商為主,這些廠商大多缺乏制度,品質控管能力不足,因此,機構工程師往往也肩負了監督廠商的責任,協助廠商找出問題、解決問題,讓元件供應維持穩定的品質。」

對於這種狀況,H.W.也表示,「個人電腦已成為成熟產業的一環,零組件供應商具有一定的品質水準;相對上,消費性電子產業有更高的品質要求,外觀處理也更多樣化,大部分的零組件廠商都跟不上消費性電子大廠的腳步,機構工程師時常得協助廠商解決各種管理上的問題。」

不單是手機,數位相機下游廠商參差不齊的水準往往也造成Vincent與同仁工作上的困難,「不單是零組件的品質,廠商的良率表現太差時,機構工程師也要從流程著手,設法協助廠商分析並解決製程上的問題。」

「不論做得多好,品質永遠都會是個問題,最重要的是制度的落實。」L.J.指出,相較於其他世界大廠,日本手機大廠推出新型手機的速度之所以會比較慢,主要就是因為他們對品質的堅持,「當速度與品質兩者只能取其一時,在機構工程師的心裡,品質永遠要擺在第一位。」當然,將品質放到第一位,時間久了在心態上難免會驅於保守,為了避免這種情況發生,L.J.始終堅持「設計要進取(aggressive),驗證要保守。」
 

Benjamin Che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